活得不開心

我很討嚴人類。

每天都要面對不同的人,對他們只有煩、不滿、憎恨。不想有任何人來找我搭話,這讓我焦慮。人與人之間差異太大,是永遠不可能存在互相理解。只有爭鬥,歧視、怨恨。

為什麼不可以只有自己?

活得不開心,看什麼都煩,我到底是不是心理有問題?有時候就是不喜歡生活,焦慮,面對很多總是解決不了的問題,就像定時炸彈,現在沒炸而已,但問題一直在,一直解決不了。

在网上各种视频广播文字资源早补无可补后,拖了几个星期终于把这些都看完了。30年目の真実有很多当年的幕后资料和人物访谈,非常丰富有趣。cc版的蓝光还有那本YMO的写真略贵,后者我是为了DB给教授的留言才买的。实在太喜欢这部经典片子也有太多情绪说不清。而芸芸BTS中始终这张最戳我,在那个与外界相隔的岛屿上,不同于电影的基调,二人灿烂的笑容,很美好。也许,往后的日子里我也永远忘不了Yonoi对Celliers的情吧。
纪念每次看到最后都会哭的Merry Christmas Mr. Lawrence

最初開這個號,曾經把大學時寫的一篇同人小說短篇放過上來,內容是寫我兩個大學的好朋友。吹田分支成員大概都知道它的存在,特別妹子還看過。可是現在再看那文筆,實在把我自己都雷笑了,太幼稚太讓人害羞。雖然現在男主都有別的主了,可想到我以前萌過這兩人,如果有時間,真想修改一下寫個新版😄

今天心情非常複雜,我好想罵街!太痛恨這世界上有那麼多腦殘,數量多,說又說不通,而我又總是不太做得到雲淡風輕。

比如腦殘1吃了屎之後說屎很好吃,然後一堆腦殘附和說對啊屎就是世上最好吃的東西,再然後因為主流媒體就是一堆吃屎的品味,大力宣傳屎好吃,弄得好像屎真是最好吃一樣。看到這樣的事能不氣憤嗎?能不痛心疾首嗎?

噢,是我道行不夠,為啥要管,指鹿為馬的事情本來就極多。

寫小說不同於其他文體,作者會說故事才是最最重要的。一旦開看就停也停不下來,手不釋卷,對人物產生深厚感情,甚至錯覺書中世界是真實存在的,才是好小說。很多所謂出名的作家,其實文字都十分裝逼,任你辭藻再華麗,不抓心,也不過是垃圾。

8.17,十年之約,張起靈終於要回來了。

沒想去長白山,但有哭的衝動。

這是年月、等待、執著、煎熬、思念交織起來的感動。

即將面臨結束確實不捨,可心裡面最渴望的,還是吳邪能成功接到他日思夜想的小哥,

不枉這十年委屈和痴情。

No one knows how much I love Ryuichi Sakamoto, Kyoju, the greatest composer in the world. All those beautiful, moving musics created by him are irreplaceable classics.

每當我沉迷一樣東西,我會對它極度專注,花上大部分時間去關注、研究。

那種熱情也是“情不知所起”,只是能“一往而深”多久,我自己也並不知道。

同時喜愛太多東西的後果就是無法兼顧,顧此失彼,最近也因此深受困擾。

但有一天,熱情會因為資料的供不應求而消失,這也應了“凡事太盡緣份勢必早盡”一說。

不過我總歸是個有情有義的人啊,深愛之時所做的事所花的金錢絕不後悔,得來的物事也依然珍惜。


因為,你永遠不會知道,什麼時候、由於什麼契機,熱情又再重燃。


© お前たち知らないこと | Powered by LOFTER